肖一针

毒液说他自己是他原生星球上的loser,loser不一定是身娇体弱易推倒可爱风啊,也有可能是毒液因为自我认知觉得自己是个loser呢比如事业情感上的打击
由此脑补一万字

理性分析赛罗吃瘪的客观原因

强行圆设定,都是瞎扯淡


反正就是我赛罗最强不服憋着。

 

 

不同于捷德是用胶囊补全自己残缺的基因变身为奥特曼,赛罗作为一个光之国的本土奥,本身并没有基因缺陷,所以只能说是借用了胶囊里的力量。

据我所知,捷德的升华器是从光之国偷出来的一代升华器,而且老贝自己加过工的,那么就姑且设定为老贝自己针对自己儿子的情况做了改良。

 

这个一代升华器和奥特兄弟的胶囊,本来就是向着基因改造方面研究的,但是因为光之国的基因本来就很完善了,所以对光之国的奥的作用不大。也因此,光之国转变了研究方向。从基因研究转变为能量研究,所以希卡利送给赛罗的胶囊,是针对能量提升的。

 

之所以为什么捷德的一代胶囊因为GVXO,是因为他们并不完全属于光之国,作为第一次研究,不好意思就用他们的基因作为研究对象,所以第一批基因的主要提供者是警备队的前辈们。但是因为提供基因多多少少对身体有损,遂不参加第二阶段对于能量开发的研究。而兔子能拿到GVXO的胶囊也是因为兔子的交情,在平行宇宙浪了那么久也是有点收获的。

 

其实基因研究和能量研究在光之国并不是第一次进行。基因融合提升力量的例子在以前就有了,但是有很大的条件限制,必须要本人在场才能进行融合,这在很大一部分上限制了基因融合提升力量的灵动性,落单的时候没有人一起融合就容易出危险。

能量的储存和借用在泰罗认识银河的之前就开始进行了,但是还处于初级阶段,也因为力量融合的效果没有基因融合好,所以光之国把主要研究对象放在了基因研究,结果碰壁,结果研究成果被贝利亚偷走,便宜了贝老黑。老贝拿走之后按照奥特胶囊的蓝本,将怪兽的基因或者力量储存到胶囊里,甚至增加了能够召唤机械怪兽的功能。

 

 

基因融合的主要缺陷在,如果融合主导对象是基因完整的个体,那么就有可能出现排异现象,这也是伏井融合怪兽要比小陆融合奥特曼的力量副作用要大的原因。

至于贝利亚,因为已经和雷布拉姆星人融合过一次,本身已经存在了基因缺陷,所以进行基因融合的时候副作用没有那么大。

基因融合副作用  伏井>贝利亚>小陆

升华器能够提升的能力   赛罗<伏井出<贝利亚<捷德

 

胶囊其实是作为储存能量和能力的一种模式存在的。也就是说,是越用越少,是需要充能的,

而且里面的能量多少,什么能力,需要其注入能量的奥自己设定。所以就存在了第一次使用以后都没有第一次强力的表现,如果说需要更加强力,就需要消耗更大的能量。但是因为科学开发局考虑到使用者的身体承受极限,给胶囊设置了阈值,防止一次性用完,也防止能量过多伤害到自己。

 

所以赛罗无限吃瘪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次,赛罗本体还很虚弱,剧里也一直没有交代赛罗的伤好了,第二个,新生代胶囊的能量用一点少一点。而且赛罗的手镯还是没有修好。

 

至于赛罗的手镯,就比较高端大气上档次了,在无损情况下能够自我充能。


看电视剧看得想吐。
可还是要逼着自己看。
为了学习QAAAAQ

【贝赛】reflux

· 皮套车预警

· ooc预警

· 强制预警

· 老贝又要对兔子触手play了我好兴奋啊



· 时间线取在超银河帝国,赛罗在镜之星遇到危险之后被贝利亚抓住

· 赛罗变身未完全,所以不是人类形态是缩小版赛罗

· 缩小版赛罗只有形态和体能,不具备飞行能力和光线攻击能力

· 大概不会影响正剧


以上不介意的话就往下

贴吧发过整理重发











随便记个脑洞,[反正也不会写]

大概就是某一种外星生物在终极进化形态下拥有重启时间的能力,然后用这种能力入侵别的星球或者宇宙,也正是因为这种能力让他们能够让他们经历了已经失败的失败然后重启到某一个时间点

解释一下就是你能再次经历一次你经历过的事情从而避开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重启时间的代价是死亡。

但是终极外星生命体的进化形式不如说是一个终端,共享一个神经系统的那样子,所以他不用死亡就能重启时间

但是在入侵新的宇宙的时候,时间线终于流到了进化体没有来到过的时间,遗失了这种能力,让某个奥得到了,然后他就可以以死亡为代价重启到他第一次死亡时间的前一天

 

但是这种能力在奥的身上不稳定,然后就可以酿酿酱酱了

 

大概就是某个奥在发现了自己有这种能力之后,就想扭转他曾经来到过的时间里失败了的战争,拯救在战争中死去的人,但是没有人相信他,他就只能一次次的死去推行胜利的可能性,在某次来到一个新的时间点之后,他终于遇到了那个相信他的A奥,然后陪着他一起前往新的时间点,但是在某奥死亡之后A奥的记忆也会被一起重置,也就是说,每次A奥都会无条件的相信某奥,在继续寻找赢得战争或者避免战争的可能性之中,在某个地方,A奥一直过不去,某奥在看见A奥一次次的死亡之后终于决定重启之后不去找A奥了,自己一个人去

 

在看到A奥一次次死去之后某奥没有重启时间而是自己一个人前进,因为他不知道没有了A奥他一个人能不能走到这里,然后又经历了无数次的可能性测试之后他终于赢得了或者避免了这场战争,但是也失去了重启的能力,A奥的死亡成为既定结局

 

或者说是某奥在A奥死亡之后重启时间,但是某奥没有去找A奥,而是自己全部重新来过,在一次次的死亡之后找到了解决方法,某奥死或者失去能力,

然后和某奥那些事情在A奥记忆里重来都没有发生过

 

或者是不让另外一个奥死而是让他们一起赢得了战争然后看着A奥一天天衰弱失忆,但是其他人都不知道赢了是A奥的功劳,另外一个奥虽然知道是因为小梦死了很多次才推导这来这个最好的结果,但是他并没有见过小梦真正在他面前死亡A奥心很累,因为死了太多次所以也不是很想活,活着对于A奥来说太累了,但是他又不敢死,怕自己一死又重启了

 

A奥表面看起来很幸福但是在半夜都会想死的过了很多年以后,身体渐渐衰竭,终于确认了没有这种能力之后,幸福的死去了

 

啊啊啊为了脱离这种能力在战后一直在做实验也好啊!!!好喜欢活体实验梗,实验是痛苦的,但是又不得不做  被做实验的人痛苦,做实验的也痛苦

 

这种我只能看着你一次次死去的过程真的让人好兴奋啊   你在我面前死了那么多次,我在一次次的死亡之前一点点的了解你,但是如果说我在某一次的可能性里没有去寻找你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可是我都记得     这个可扩写性好强啊,主角一条线,在主角推行可能性的时候战争又是另外一条线,最后死个一大片也能解释通啊,只要在某一可能性的某个条件没有达成,一旦成为既定事实就不能更改


觉得这个设定好适合给小梦啊!Mebius!无限的可能性,而且性格也很合适!



Mimics

 

 

本脑洞梦比优斯部分设定参考自明日边缘。

 

 

 

入侵终究生命进化体:Mimics  

来自于平行宇宙的终究进化体,共享端脑, 


【赛罗个人成长向】If I Can

·ooc

·有私设

·赛罗少年时期已经在警备队混了脸熟设定

·梗出自捷德奥特曼第九集-誓约之剑

“我是不会让你动小茧一跟手指头的!”

 

赛罗其实很羡慕小茧。

但是他是奥特战士啊居然会羡慕一个小女孩。

所以赛罗很苦恼。

 

自从和令人一心同体之后,他每天在令人的身体里休养生息,没事的时候去拨弄那已经碎裂的帕拉吉手镯。

啊,还是没有修好。

除去有些时候实在忍得无聊,会用意识和令人说话之外,赛罗更多的时候则更是通过令人的眼睛,去感受着这个地球上的一切。

他之前确实是有过两个人间体,但是对地球——这个他们一直守护着的世界,没有什么特别清晰的认识。暂且按下大河望不表,在岚身上,赛罗体会到的更多的则是责任,作为哥哥的责任,作为战士的责任,维护宇宙和平的责任。而大河望,本身就是个孤儿,而他来到的地球也是一个一片寂然,死气沉沉的地球。

所以在和令人一心同体之后的第一天,他对故意向令人表达出敌意的地球人表达出了极大的兴趣。

啊,原来地球人会对同类表现出敌意啊,还以为都是善良友好的。

人类当然是善良美好的。

在令人抱住小茧的时候,赛罗就肯定了这个想法。

小小的身体温暖又柔软,带着一种很好闻的馨香的味道,淡淡的萦绕在赛罗的鼻尖,狭小的空间里顿时流动着一股暖意。以至于赛罗不自禁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啊,说起来,令人真是一位温柔的父亲啊。

 

他忽然想起来远在光之国的父亲赛文。

 

在整个童年时代,他都是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的,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所以也不太会怎么去想,赛罗依旧每天都在过在打架斗殴过得逍遥快活。

在最需要父亲和母亲陪伴在一起成长的童年时代,因为他们的缺席,赛罗虽然过得快活,但是还是一不小心长偏了。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棵树,他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成长,但是还是比不上被人悉心照料着成长。在长久的挑衅生事中,赛罗变得极度空虚,加上没有正确的引导以至于不知道从哪个星系传过来的小说迷住了心智,开始极度渴望力量。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要搞就要搞大事——他瞄上了等离子火花塔,然后就作了个大死。

 

其实他在此之前是认识赛文的。

那个叫赛文的奥特曼在工作上面很严厉,但是私底下真的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啊。偶尔时候还会关注一下自己。真的是个很好的叔叔啊。

但是赛罗一直也没有想过那个很好的叔叔是自己的父亲。

那个很好的叔叔却阻止了自己得到强大的力量,甚至连一向和睦的奥特战士都变了脸。

啊,果然是一到工作就很严厉的人啊。

在那个时候的赛罗眼里,宇宙警备队的奥特兄弟们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上班的时候披着火红的奥特披风,用着很严肃的表情处理文件,然后不在工作的时候就变成很平易近人的样子。

 

赛罗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上战场的模样。

K76行星的日子枯燥又乏味,其实雷欧那个死老头除了在打架的时候会把赛罗往死里打,其他的时候还是很不错的,愿意陪着赛罗坐一坐,在K76一直肆虐的风沙里,在一直深红的天空中。雷欧的眼睛此情此景下看向赛罗的时候总是带着难言的深意,带着一种欲言又止的踌躇,居然也有一种诡异的静默的感觉,像一霎间静止了的时光。其实他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讨厌雷欧。

 

虽然这种想法往往会在第二天雷欧继续把赛罗往死里打的时候被赛罗吃下去,再想着怎么才能狠狠的打回去。

每天都有人陪着打架也很棒啊,要是没有这身修行甲就更棒了!

居然也会有就这种日子也不错的感觉。看来真的是磨炼心性啊。

所以赛罗也不是很恨直接导致这种结局的赛文,特别是有了雷欧这种惨烈的对比,赛文还是赛罗记忆里那个还不错的叔叔。

以至于在解释了赛文其实是为了赛罗好才阻止了赛罗去触碰等离子火花塔之后,赛罗很快就接受了赛文是自己老爹这种设定。

 

在飞去怪兽墓场的路上,压抑了几千年对于父亲的幻想终于冲破了“父亲这种东西其实也不是很重要了”这种为了保护自己而穿上的护甲,慢慢的蔓延开来。赛文…不,老爹的冰刃在手里握得发烫,然后被快点,再快点这种想法给压制下去。

情况不容乐观,时间不多了。

 

他比雷欧他们要早到达怪兽墓场,然后一眼就看见那个气息奄奄的身影,他用最快的速度把在他生命里迟到了很多年的父亲抱起来,也只听到欣慰而又遗憾的一句“你长大了啊。”

我才不想听你讲这个。

那只手似乎是想去抚摸他的脸颊的,可是只伸到一半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赛罗的心咯噔一下。他双目赤红,郑重的把冰斧交到了父亲手里——站立,转身,用最骄傲的语气说出,赛罗,我是赛罗!赛文的儿子!

这一仗只能赢,不能输!

 

 

 

 

K76的苦训并没有白费,他做到了,还得到了神圣之光的认可,终于能正式回到光之国。

赛罗站在阔别已久的街道上,看着一群人熙熙攘攘走过,他们之中有一对年轻的奥特夫妇,怀抱着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一家三口那种温馨的气氛让赛罗感觉到有点冷。

他在想,是不是自己以前也被自己的父亲这么逗弄过,而自己,现在又是否有资格能站在他面前。

背后有一种奇妙的感受,赛罗转过身来,赛文正静静的看着自己。

“不愧是我的儿子!”赛文用略显平淡而又难言骄傲的语气说出来这句话。

赛罗又惊又喜,然后就是难以置信,他轻唤了一声老爹,却一直犹豫着要不要上前。

然后被赛文一把揽入怀中。

巨大的幸福感包围了赛罗,他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了父亲臂膀的感觉。虽然这个时候父亲已经比他矮些了。

虽然迟到,但是并未未到。

 

 

 

 

 

赛罗其实还是蛮羡慕小茧有个温柔的父亲,给了她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

说不羡慕是假的好吗?赛罗对这件事情倒是没怎么纠结承认得很大方,但是也没有对谁说出去。这种事情被老爹知道了肯定会自责难过的吧。再说现在这种相处模式也挺好的。

但是总觉得是缺失了点什么。赛罗默默想。

过去了的时间总是回不来,就算是他的光辉赛罗状态能逆转时间,让小伙伴们死而复生,但是他们曾经死去的这个时候并没有被抹掉,而赛罗也没有回到过去,时间这条线,总是在笔直向前走的。

 

童年,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啊!

赛罗旧伤未愈,战斗力大不如前,在确定了现在的自己对付这只泰兰特很吃力之后,马上就借助了GXOV的力量,毕竟在这种事情上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轻松解决完泰兰特之后,赛罗才舒了口气,以至于没过脑子就就说出了“想动我的女儿,还早了两万年呢”这种话,被令人毫不留情的吐槽小茧是他的女儿。

 

“差不多啦。”

 

其实赛罗现在也没想通为什么老爹要隐瞒是自己父亲的这个事实。

赛罗看向地面的灿金色眼眸仿佛穿过了300万光年,穿过了千年时光。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光之国里,也曾经有个小小的身影在期盼着能在自己无助的时候来保护自己。

而现在,自己终于做到了。

虽然是以保护者的姿态。

 

赛罗眼灯暗了暗。

捷德,等待你的,又会是什么呢?

...贝利亚...






希望他成熟强大,又希望他永远少年。

天空冲击红龙:

……他是英雄啊。